秋木苏_glory

开学高三,有缘再见
圈名寒耀,叫寒君也ok啦
*杂食向注意
全职主吃伞修喻黄双花江周双鬼刘卢方王林方,北极圈拉郎配也欢迎投喂(๑´ㅂ`๑)
全职|梦间集|ichu|昼夜|熊祁
wb@昼吹_寒小耀 梦想是和老攻熊祁扯证儿★

【ICHU】【男神×你】消失[BE]

·来自一个手抽毕业了活动中LE的琉加的怨念的lo主


·lo主有病


·lo哭了一天了


·是真哭了


·BE向注意


·ooc×3


·以上





“琉加…”你睡得迷迷糊糊的,半睁着眼,便看见一个深蓝色头发的身影在床边晃来晃去。


“啊,吵醒你了?”床边的人顿了顿,继而揉了揉你的脑袋。


“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?”你打了个哈欠,揉揉眼睛,彻底清醒。


眼前的人穿着黑白条纹的V领汗衫,剪裁得体的红色西装外套,黑色的休闲裤,衬得本就高挑的身材更加纤长。


明明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打扮,但是总感觉有哪里不太一样呢……你歪了歪头又将琉加上下打量了一遍,终于发现些许不同。


琉加平时是不戴眼镜的,只有偶尔在午后看书的时候会架上那副黑框眼镜,据琉加自己说那只是一副平光眼镜,只是因为习惯了才会在看书的时候带上。


不过,还真别说,戴上了眼镜,琉加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不同了。你不禁砸了砸嘴,平日里散发着锐气的红色眼眸经过镜片的柔化,不再那么冰冷,隐隐还透出了一股柔和的气息。


“你忘了?我记得我有说过要回法国一趟看看爸妈的。”琉加见你眨着眼睛上下打量他的样子,不禁笑出了声,轻轻捏了捏你的脸,“怎么,见我戴眼镜就这么稀奇?”


“不……只是觉得你更帅了……”你顺势蹭了蹭他的手,这才掀开被子坐起身还不忘讨好一下你这个傲娇的男朋友。


“怎么这么会拍马屁呀,跟谁学的……”琉加失笑。


看到琉加的笑容,你不禁呆了呆。


不论过了多久,从一开始普普通通的三期训练生,到现在赫赫有名的I❤️B组合的贝斯手,看到他的笑容,尤其是面对你时发自内心,毫无顾忌的笑,你始终认为这是你这一生中最大的幸运。


“发什么呆呀…”他捏了捏你的鼻子,随后直起身,“赶紧起来吧,我还等着你的爱心早餐呢。”


你吐了吐舌头,翻身下床,一通洗漱穿衣之后,便站在了厨房里。


“还是日式的吗?”你转头询问正慢悠悠从楼梯上走下来的人。


“随意,你想做哪种就做哪种。”说着他已经走了下来,悠哉悠哉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。


你暗地里对琉加这种咸鱼样表示了一下唾弃,便安安分分地系起围裙开始做早餐。


这么想想,自己也已经和这位大明星相处了有……4年了吧?当年还是三期生时的冷冰冰的样子你仍旧历历在目。


那时的他,高傲而又孤独。赤色的眼眸中,满满的排斥与不屑,深深地刺痛了你的眼。只有在唱歌或者是见到那位制作人的时候,他的眼中才会逐渐展露出温暖。


等你终于融化了那颗心的时候,你还暗示过对那位制作人的不满,而琉加只是无奈地揉乱你的头发然后告诉你那只是对恩师的尊敬。


你后来应聘了琉加的私人助理,也与制作人有了不少接触。不得不说,她真的是一位认真负责温柔耐心而又坚强无比的女子。她就这样陪着一代又一代的训练生走了下去,确实是一位让人动容的人。


这么想着,手下的动作也没有放慢。很快,一顿并不算丰盛但却十分精致的日式早餐就完成了。


“要赶飞机的话,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哦?”你招呼琉加过来,然后夹了一个厚蛋烧塞到嘴里,“我尽量做得不是很甜了,尝尝?”


琉加咬了一口,点点头:“好吃,我媳妇儿就是厉害。”


“嘿嘿,赶紧吃赶紧吃,你的飞机是九点半的来着?我就不送你啦,省的到时候你嫌弃我。”你晃着腿吃得好不悠闲,还在一边催促着琉加。


琉加瞥了你一眼,迅速地解决早餐,重新整理了一下衣着,便径直走到玄关换鞋,顺势拍了拍行李箱:“那我走啦?来个送别吻?”你装作傲娇地哼了一声,然后蜻蜓点水般地亲了一下琉加的嘴,便立即倒退到琉加能捞到你的范围之外:“好啦好啦,你快出发吧,我怕你再不走我会忍不住扑上来哦~”


琉加笑着摇摇头:“行ってきます。*”


你也笑了:“お元気で。*”


琉加打开门,屋外,阳光耀眼。





*两句话的意思分别是:我走了 和 保重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前方高虐,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。




—不是演习,现在走还来得及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你逃不出去了。





你蜷缩在沙发上,手机被你丢在地上,屏幕被摔得四分五裂。上面依稀可见飞机坠毁的新闻。


“琉加…”你紧紧地抱住膝盖,却还是无法抑制身体的颤抖。


“琉加你怎么…怎么可以丢下我呢…”你的眼泪早已遍布脸庞,却哭不出声。


这是一种怎样的悲痛啊。


手机响了,你却无心再捡起来接听,只是开了免提,很快你就辨认出来是制作人的声音。


“Producer…我该怎么办…”你迷茫地盯着某一点看,连制作人说了什么都没有听。


“今后的我…该怎么办呢…”你似是自言自语,其实询问着谁。






—FIN—





不说了我接着哭去(´;ω;`)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4 )

© 秋木苏_glory | Powered by LOFTER